把握热点走向,尽在热点资讯网.
当前位置 : > 新闻热点 > 珂兰葵尔瑞 > 正文

珂兰葵尔瑞 《艺术人生》添经典瞬间 人艺人重聚分享戏剧人生

2017-09-23 17:21:06作者:李一智 浏览次数:15793次
摘要:摘自珂兰葵尔瑞“好吧。”左非白赶紧屈服了。“嗯,就赌我帮左非白这件事,是值得的,因为,我能够感觉到,左非白是个靠得住的人,而且,很有你能力,毕竟你也查过了,一年之间,他在西京乃是华夏风水界都已经是混的风生水起了,难保日后不会一飞冲天。”“老板,不是管易虎自己,而是他帮别人说话的,想要登岛的另有其人。”库克道。

“哦,我明白了,你是遇到了什么难题,所以来向我爷爷请教的吧?走,我带你去找他。”少年道:“平常人要见我爷爷,可不容易。”左非白背后挨了石人一拳,差一点儿一口老血喷了出来。第二次表演还是大同小异,只不过潇潇这一巴掌似乎甩的更重了,把姚千羽的眼泪都差点儿打了下来。

  中新网9月22日电 9月22日晚21:04,央视综艺频道《艺术人生》即将播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建院65周年特别节目,蓝天野、濮存昕、宋丹丹、徐帆、陈小艺、冯远征等二十多位家喻户晓的北京人艺演员先后亮相。当17岁的《艺术人生》碰上65岁的北京人艺,熟悉的而又陌生的首都剧场舞台上会唱出怎样的青春之歌和戏剧人生咏叹调呢?

  “老戏骨”聚首《艺术人生》 共贺北京人艺65年华诞

  在中国的话剧界,提起北京人艺,大概无人不为之向往。这座矗立在王府井大街东面的剧场成立于1952年,在建院之初便得到了“人民艺术家”老舍先生的支持,名剧《龙须沟》作为剧院的奠基之作当年首演时曾轰动一时。在中国几乎无人不知的著名话剧《雷雨》的作者曹禺则担任了北京人艺的首任院长。65年来,无数演员在这里表演生活,无数名剧在这里争相上演,为观众留下了数不清的文艺瑰宝。

  本次《艺术人生――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建院65周年特别节目》,几代“人艺人”以接力的方式先后出场,主持人朱军在请出濮存昕后,濮存昕介绍宋丹丹出场时称她是“批评过我的人”,宋丹丹骄傲地以“我们的台柱子”为名邀请何冰上台。从“台柱子”到“老前辈”,从中坚力量到人艺新生代,每一个定语背后都有一个故事,每一棒都象征着北京人艺65年来的传承与创新。

  为了更好地呈现北京人艺这部“活的话剧史”,《艺术人生》节目组请每位嘉宾都用一个关键词来描述自己对人艺的情感,再围绕关键词发表一段主题演讲。任鸣院长一直喜欢把“戏剧就是回故乡”这句话挂在嘴边,这次他就以“故乡”为关键词回顾了他三十年的人艺生涯。濮存昕的关键词被宋丹丹“吐槽”不是词,因为他说自己之所以干了一辈子话剧是“因为有座儿”。

  虽然已经在首都剧场演了一辈子戏,可不少演员还是被主题演讲难到了。陈小艺坦言“一听到要演讲就害怕,怵”,上台前甚至还问主持人朱军:“我能不能回家?”可没成想,每个以“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开头的演员最后都在不觉中长篇大论起来。话语之中对舞台、对人艺、对观众的爱不言而喻。

徐帆陈小艺龚丽君同台追忆“北漂”生活。
徐帆陈小艺龚丽君同台追忆“北漂”生活。

  徐帆陈小艺龚丽君惊艳同台 揭秘“人艺三姐妹”的北漂往事

  和现在花样繁多的“造星”模式不同,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培养戏剧表演人才的模式还比较单一。著名的“人艺三姐妹”徐帆、陈小艺和龚丽君就一直认为自己特别幸运,因为她们都是1987年考入北京人艺和中央戏剧学院联合办学的表演班,从而拥有更大优势在毕业之后进入北京人艺工作。别看三姐妹现在每个人头上都有各大奖项或称号的光环加身,1991年她们刚刚毕业时,却也和现在许多的年轻人一样,有过一段“北漂”生活。

  当时,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三姐妹搬进了北京人艺的职工宿舍。年纪稍长的龚丽君和三人里的“老幺”陈小艺一间,徐帆则是她们的“邻居”。陈小艺回忆道:“她(龚丽君)是那种很沉稳、爱做家务的人,我跟她一屋就特别受照顾。那会儿只能在走廊上摆炉子做饭,她每天起来以后就做饭,做完以后说吃饭了,就喊我。我就像一个老公,懒洋洋地吃完我还说这好吃那不好吃。”同吃同住、并肩成长,在北京人艺这个“家”里,三个女孩的关系越来越亲密,甚至时至今日彼此之间还保持着远超一般朋友的亲密关系和亲昵称呼。是什么特殊关系让朱军也忍不住好奇呢?

  濮存昕回首表演“初心” 冯远征自曝曾因外貌无缘表演

  濮存昕是北京人艺最具代表性的演员之一。父亲苏民是北京人艺著名的话剧导演和演员,首都剧院就是濮存昕小时候的游乐场,“我在后台玩,这个剧场的每一个角落我都熟悉。”但在《艺术人生》中濮存昕却首度透露,其实自己小时候从未想过要在人艺当演员,反倒是30岁时的“一见倾心”点亮了他的人艺“初心”:“我随着部队文工团到这儿演出,剧场里没有开灯。我们搬着东西往这舞台上一放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黑乎乎的观众席。当时,我心里头怦然一下,我就觉得我想到这儿当演员,那是我第一次的想法。”

  因为台下有那么多观众,因为“有座儿”,濮存昕干了一辈子的话剧,表演和人艺生活对他来说一定是最幸福的事,而这也是“人艺人”们的共同心声。蓝天野老爷子见证了北京人艺65年的风风雨雨,年逾九旬他却依然坚持“搞艺术就是要创造”。演员王斑始终忘不了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那天北京人艺派来接他们的130卡车,从学生到职业演员,王斑觉得自己仍然没有从“学校”毕业。演员何冰则认为,首都剧场这块不大的舞台教会了他用审美的方式去揭示人生的真相,更让他有勇气、更从容地蛮对生活。

  同样有这种幸福感的还有北京人艺新晋的演员队队长冯远征。年轻时冯远征早早就有当演员的想法,可这个梦想却因为长相的关系一度无法实现。“那个时候很多专业人士觉得我长得很奇怪,没有浓眉大眼,不像英俊小生,所以那个时候我感觉自己很不幸,我爸妈为什么给了我这样的五官?”

  提到冯远征,大多数观众首先想到的一定是《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里安嘉和的狰狞面孔。可如果冯远征没有成为演员,又何来如此经典的作品呢?长相“非主流”的冯远征究竟是如何幸运得到北京人艺的垂青,成为今天的“戏骨”级演员的?舞台背后还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敬请关注9月22日(周五)晚21:04,CCTV-3综艺频道《艺术人生――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建院65周年特别节目》上集。

“她是……奇幻艺术的总经理齐薇!”“去我的师门,龙虎山上清观。”陈老师傅转头一看,奇道:“乔老板,您有话说?”

左非白继续顺着甬道前进,又进入了一个圆形的石室,令人感觉到恐怖是,石室地面之上,居然散落着一些白骨,仔细看去,像是人类的骸骨。“说的也是啊……可是这样一来,还有敢挑战停风真人的人吗?”

左非白知道,乔真是不想让自己心里有负担,才这么说。杨文孝和杨继先也先后祭拜了祖坟,然后众人便一路返回小院。

走着走着,已经到了人迹罕至的地方,三人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镰刀,一边披荆斩棘,一边向内继续行走。众人一听这话,便明白了,萧玄是摆明了偏向左非白这一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