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热点走向,尽在热点资讯网.
当前位置 : > 新闻热点 > 回到古代玩机械 > 正文

回到古代玩机械 北京工地“看火人”:紧盯焊花一盯就是十小时

2017-10-13 18:50:53作者:甘露寺鬼 浏览次数:57178次
摘要:摘自回到古代玩机械“小左,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啊?你说你,来玩儿就好了,还拿什么东西?”王珍满面笑容道。“喂,林总,有什么指示?”左非白笑问道。“荣誉会长:唐书剑唐老。”

“嗯,我也正有此意。”龙老大深深点了点头,随后皱眉道:“可是……不是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那个左非白,确实很难对付,远在千里之外,就几乎搞掉了我儿子的命啊,蒋先生……不知有没有什么对策。”很快,两辆警车鸣着警笛开了过来,七八个警察下了车问道:“怎么回事?”正文第三百八十七章叫你们局长来一趟

刘俊俊(右)每天都要及时把现场的工具收拾好,一点火灾隐患也不能留下。

  刘俊俊 “看火人”

  紧盯焊花一盯就是十小时

  林立的塔吊、密密麻麻的脚手架、纵横交错的壕沟,还有攀附在楼壁上的蜘蛛人……这样的场面,这样的工人,总留在人们对大工程、大工地的印象中,可是还有那么一些特殊的工种、特殊的工人,如果不到工地,永远无法了解他们。在北京城市副中心的建设工地上,“看火人”就是其中之一。

  感悟

  “我想说谢谢有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这个平台,让我在养家的同时,见证了一座新城的崛起。 当我听说我这是给市政府建设的办公区,真的觉得很光荣。希望咱们国家越来越好,让老百姓生活得更好。”

  ――刘俊俊

  小传

  刘俊俊,女,汉族,河南周口鹿邑县人。

  2017年6月27日到城市副中心工作前做过玩具制作、皮鞋加工、食品加工。

  半年前,她来到城市副中心建设工地,成为一名“看火员”。她每天的时刻表是:早上5时30分起床,1小时后进入工地“看火”,12时到14时休息,14时到18时“看火”,每天一站就是10个小时。

  “刚来北京,就能建一座新城”

  “工地上,焊枪还没有点火,他们就得打扫施工现场,焊点的下面一根棉丝儿也不能有,然后备好灭火器、水桶,一桶水有20升,有时要提几层楼。开工一点火,‘看火人’就得盯在这儿了,并且人随火走,焊枪的火到哪里,‘看火人’就得在哪里。一天下来,连水桶带灭火器,至少要挪上十多次。晚上收工,要把施工现场打扫干净。这是没有什么事儿,可要是发生了火险,哪怕是一点点儿,看火人就得第一个冲上去,因为他们是工程安全的第一道保险……工作程序看似‘简单’的看火人,可责任重!”中建一局北京城市副中心项目部工长杜蝉说。

  午休时,记者在工地边见到了看火人――刘俊俊。

  “我是河南周口人,今年28岁,来北京半年多了,一直在北京城市副中心中建一局项目部的工地上,一直看着火,也看着副中心一层层地建起来。”半蹲在地上的她,还没等记者问就自我介绍起来。

  脸被晒得黑里发红的刘俊俊说话时总是笑着。看上去显得很结实的她,头戴黄色的安全帽,身上穿着橘红色的工作服,总是下意识地看下左臂上的红色安全袖标。

  俊俊告诉记者,来北京前,在河南老家也干建筑。不过是搬搬砖、和和灰什么的,也就是平常所说的“小工”。弄个二层小楼都算是大工程了。

  没想到一来北京,就进了城市副中心工地。刚来时,吓了一大跳,这么大的一片呀!这不是建一个城吗?

  “我能在工地上干什么呀!”见到这座“新城”刘俊俊不知所措了。

  “每个工地少不了,只是不为人知”

  刘俊俊还记得,来城市副中心工地的第一天,中建一局副中心项目部的工长杜蝉找到她,说给安排一项最重要的工作――“看火”。

  刘俊俊脑子有点犯晕。从没听说过工地上还有这活儿,看什么火呀?岗前培训后刘俊俊明白了。看火,就是保工地上的安全,哪有火,她就得冲到哪里,没有火,她得保证工地上没有火灾隐患。

  看着记者有点茫然,擦了擦汗的刘俊俊说,要不我上班,你一看就知道了。“简单着呢!”就是这“简单的活儿”在工长杜蝉的眼里,太辛苦了。这每个大工地都少不了“看火人”,只是不被外人所知罢了……

  8月初的下午,北京城市副中心B2工地顶层,30多摄氏度的高温暴晒着施工现场,站在那儿,隔着胶鞋,依然觉得烫脚,四处飞溅的焊花把周围的空气都快烤干了。下午3时喘气都有点烫嗓子,记者站了不到10分钟,头就有点发昏了。

  “没事儿,哪个工人不是这么干,不就是为按时保质地完工吗?”刘俊俊边说边巡视了一下现场,没有发现什么纸屑、线头,只是将掉在地上的一些焊花扫到垃圾桶里,又把灭火器往焊点挪了挪。

  “看着简单,也有看不见的难受”

  一切正常,刘俊俊示意焊工点火。站在脚手架下,她的脸被烤得更红了,眼睛始终不离头顶上的焊枪,零散的焊花四落,她只是稍稍斜一斜身。中间,焊工检查焊接面的时候,她才会提着水桶,拎着灭火器转向另一个焊点。

  今天已站了7个小时的刘俊俊,到下班还要再站3个小时,站着“看火”。

  在B2顶层的工地上,像刘俊俊这样的看火人有三四位,看着十多个焊枪的火。而整个城市副中心工地,这样的看火人不计其数,而各工种流动的工人就更多了……

  在工地上,干着最“简单”工种的“看火人”,却有看不见的难受,这些要是不说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一是身体难受。“一天站上10个小时,仰着头看三四个火点,提着水桶,拎着灭火器来回走。别看施工面不大,有时一天要搬上几十次。下了班腰和脖子都僵得动不了。

  二是皮肤难受。每遇大面积焊接时,焊花特别多,难免会溅到身上。尤其是夏天,穿得少,每隔几天就会烫一个小泡。再加上火烤日晒,不断地出汗,有的看火人还会得皮炎。

  三是眼睛难受。“看火人”最怕的就是被弧光打眼。虽然培训教了预防措施,可总是避免不了。尤其是刚上岗的新人,打了眼,眼睛胀得生疼,晚上都睡不好。

  为了避免这些,刘俊俊和她的姐妹们琢磨了几个绝招儿:戴安全帽和穿安全服时,把带子勒得紧紧的,就像加了个颈托和腰托;上岗前多擦点凡士林,又便宜又好用;看火时,往下只盯着焊花……

  说到工地上的姐妹们,刘俊俊又笑了,自豪地说:“我们这里,有一个还是研究生呢。她特意跑到这儿来实习,就想体验‘新城’工地的生活,她也是‘看火人’。”

  在工地,记者没有见到那位研究生。工长杜蝉说,这几天,她因为过敏回家休息了。说起原因,可能是天太热了吧!

  本报记者 龙露 J029 白继开 摄

“左师傅,您终于给我打电话了,因为不知道是什么事,所以我也不敢联系您……”“酒精。”左非白说道。“嗯……可以理解,不过你说,会所的施工过程出了问题?”左非白问道。

左非白拍了一下洪浩的脑袋,正色道:“你瞎说什么呢?她原本是我的房东,现在我是她的房东,仅此一层关系而已!”“哈哈……那如果我赢了呢?”左非白道。

“父亲说的是,我明白了,那么明天,就会产生一个胜出者了。”朱成文笑了笑:“我先回去了,父亲早点睡吧。”司机道:“我们现在去找的人自称先知,住在克利米尔的首府那加,我想今天晚上应该可以赶到,希望不要再遇到红骷髅的人了……”

康铁桥见状,问道:“有什么问题么?左师傅?”“啊呜……”